小额配资

股票配资 门户 期货配资 详情
  • 评论
  • 收藏

晋江信息社 2020-04-30 450 10

如何作死一家上市公司?华锐风电用了9年给出一个答案

4月10日15点,(601558.SH,华锐风电)以跌停板0.68元,571万手大单紧紧封死跌停,持续的低于1元股价,让ST锐电无力回天。
从上市到退市,ST锐电用了九年。这家从上市之初就因财务问题、发行价格过高而饱受质疑的风电龙头企业,最终以退市告终。
华锐风电于2011年公开发行登陆上交所,发行价90元,发行市盈率高达48.83倍。华锐风电的高市盈率发行,偏离了行业发展的格局,当时中国风电行业正处于下行期。
昂贵的股价在上市首日就遭遇了投资者质疑:2011年1月13日挂牌,股价即暴跌9.59%。
在接下去的数年时间里,这家明星公司一直伴随着各种丑闻,业绩暴跌、曝出财务造假、订单掺水、被监管层处罚。不过,华锐风电并未因财务造假而退市,股价长期低迷,长期处于救市过程。
4月6日晚,ST锐电公告称收到北京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事先告知书,因收购存在违规行为,两家拟受让华锐风电表决权的公司被采取责令暂停收购的监管措施。
公告显示,此前ST锐电公布的重组方案是一份带有明显的拉升股价,并维系公司上市平台地 位特征的对赌协议。上交所随后要求公司说明相关事项是否仅出于维护股价保壳的目的。
此前,在3月30日,公司股东起重、北京天华中泰、萍乡富海签署协议,拟将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所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中俄丝路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俄丝路)和中俄地区合作发展投资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俄发展)行使,受托方将持有公司 22.69%表决权,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公司实际控制将人变更为王峰。
北京证监局和上交所认为中俄丝路和中俄发展未能在上述事实发生之日起3日内未编制权益变动报告书,并且披露不充分,违反了相关规定。
监管按下重组暂停键,回购与高管增持也无力支撑股价,业绩惨淡的ST锐电最后的自救归于失败。
ST锐电成立于2006年,根据公司的描述,在成立第三年新增风电装机容量就排名中国第一,2008、2009年连续两年保持中国市场占有率第一。
顶着风电龙头企业的光环,受到众多券商机构力推。2011年1月,ST锐电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发行价每股90元,募资94.6亿元,超募58.7亿元,上市首日总市值便突破千亿元,成为当时最为轰动市场的IPO项目。90元的发行价,也开创了中国主板市场的历史记录。
而截止最新交易日,公司股价从上市之初最高的14.22元/股(前复权价格),到2020年4月9日收盘价0.72元/股,跌幅高达99%,公司总市值也从上市之初的904亿元,缩水至如今的45亿。
华锐风电的高定价正巧赶上当年新股发行的价格改革。2011年,华锐风电上市时,新股发型价格改革也一定程度上推高新股高定价。“华锐风电不是个别现象,那一年的新股发行定价都是偏高,普遍存在超募资金,而且一些券商为争取业务,给出相对高的估值。”一位参与过多起风电项目投资的业内人士说。
公开资料显示,华锐保荐人(主承销商)安信证券,结合相对估值、绝对估值,认为合理价值区间在95.25元-106.68元。对应09年市盈率在45.35倍,高于同行可比公司39.14倍平均市盈率。
上述获益的中介机构给予高估值获益,ST锐电的原始股东也赚得盆满钵满。翻开ST锐电的招股书,我们看到华锐风电成立于2006年2月,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其中大重成套出资3000万,占股30%,新能华起、方海生惠、东方现代、西藏新盟4家机构各出资1750万元,各占股17.5%。
值得注意的是,西藏新盟和东方现代两家机构的董事长和法人代表都是尉文渊,其为上交所的创立者之一和第一任总经理。华锐风电的高管阚治东是申银证券(现)创始人之一,后创立深创投。
拉高华锐风电发行价的最大功臣就是券商群体。有关数据显示,60家有效报价机构中,共有24家证券公司,平均报价90.44元,14家基金公司平均报价80.33元。
在后续退出中,以西藏新盟为例,其在公司成立时,以1750万元出资获得17.5%的股份,至公司上市时,西藏新盟持股10.45%,持股数量1.05亿股。
历经ST锐电股份送转,以及上市公司定增稀释,西藏新盟上述持股数量变更为4.2亿股,持股比例下降至6.96%。
西藏新盟在2016年12月26-27日共减持公司股份1.2亿股,占总股本比例1.96%,目前持股下降至4.99%。据公告减持价格测算,西藏新盟通过减持套现3亿元,而其出资成本仅1750万元。此后,西藏新盟还有多次减持,目前持股比例已经下降至4.56%,然而其成本早已收回,且获利丰厚。
再以东方现代为例,尉文渊曾担任董事长,其通过1750万元的原始出资获得华锐风电17.5%的股份,经过稀释后持股11.67%,而后在2008年,东方现代将其持有的华锐风电股份按出资成本转让给其四个股东:汇通丰达、中恒富通、上海元琪和瑞华丰能,将四个股东的持股分别降至5%以下,上市时四家合计持股12.02%,而由于四位股东的持股比例均不足5%,我们无从得知其在何时何地减持了所持股份。不过,从西藏新盟的获利程度来看,东方现代的获利应当不低。
另外一大股东是新天域旗下全资子公司FUTURE。2008年,公司增加股东FUTURE,其认缴7500万元获得16.67%的股份,在公司上市时持股11.94%,ST锐电经增资扩股,FUTURE持股比例下降至7.96%,后更改中文名称为远志投资。
2016年12月26-28日,远质投资通过大宗交易系统累计减持1.78亿股,减持均价2.38元,套现4.24亿元。不算剩余持股,仅当前套现金额已经是其初始出资额近5倍。
上市之后,ST锐电业绩迅速变脸:上市当年,公司营收腰斩,净利润狂跌超过70%。随后的三年即2012-2014年,公司的业绩大幅下滑,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57亿、-27.59亿和-9.05亿,由于连续三年亏损,ST锐电被带上了ST的帽子。
在业绩变脸背后,ST锐电随即被爆出财务造假:2013年,证监会立案调查结果显示,2011年ST锐电虚增营收24亿元、虚增利润2.78亿元,占当年利润总额的38%。为此,ST锐电前董事长韩俊良犯违规披露重要信息罪,获刑11个月;ST锐电前财务总监陶刚犯违规披露重要信息罪,一审判刑6个月,二审免予刑事处罚。
此外,之前获得1.28亿元巨额承销费的安信证券,也因ST锐电财务造假被重罚,保荐资格被暂停3个月。
多年后,ST锐电依然没有摆脱业绩低迷的困境:仅在2014年、2017年和2018年实现0.8亿和1.15亿和1.85亿归母净利润,其他年份均为亏损状态。在2017-2018年连续两年实现正向盈利后,ST锐电董事长马忠曾称公司彻底摆脱了过去经营不善的不利局面。
但上述盈利依靠的是非经常性损益。2017-2018年,在归母净利润为1.15和1.85亿的情况下,扣非后却亏损高达7.24亿和4.71亿,可见公司的业绩完全由非经常性损益支撑。
2018年,公司收获的非经常性损益包括债务重组收益无需支付的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赔偿转入营业外收入。而在2019年,根据公司发布的业绩预告,扣非后净利润依然为负:预计盈利2323万元到 3484万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预计亏损 2.35-2.47亿。
为了保住上市地位,公司开始了漫长的救市之路。一方面,千方百计“制造”利润,另一方面通过回购、增持等多手段维持股价。
2014年,为了避免退市,ST锐电通过债转股引入了东方富海和汇能集团两家公司,借助其收购应收账款的17.8亿元实现账面盈利,度过第一次危机。2015年与2016年,ST锐电因净利润亏损44.52亿元与30.99亿元,再次陷入退市危机。
2016年底,由大连国资委全资控股的大连重工起重集团(下称重工起重)成为ST锐电第一大股东。
2017年,重工起重以2.425亿元的价格受让ST锐电两家全资子公司股权,为ST锐电带来约1.8亿元的利润。ST锐电还从大连华锐重工、大连重工机电公司取得4.13亿元质量赔偿收益,两者均是是重工起重的下属公司。上述输血使2017年ST锐电营业收入同比下降85.11%的情况下,净利润为1.15亿元,同比扭亏为盈。
2019年,重工起重继续为ST锐电“输血”,华锐风电将全资子公司江苏临港100%股权作价3.06亿元转让给重工起重,增加投资收益1.27亿元。
在股价方面,随着造假爆出和业绩恶化,ST锐电股价一泻千里,在2015年大涨后急转直下,从2017年起,公司的股价便在1元左右波动,期间共有两次跌至1元以下。
2018年10月,ST锐电股价跌穿1元生死线,并且连续11天股价低于面值,在紧要关头,ST锐电以不超过1.2元/股的价格开始回购股份,回购资金总额不低于5000万,不高于2亿,回购股份数量占总股本的0.69%―2.76%。随后,ST锐电股价回升至1.03元。
2019年11月5日,ST锐电为挽救再次濒临1元的股价,再次推出回购公司股份预案,使得ST锐电股价一路小幅上涨,在今年1月9日达到本轮的高点1.18元/股。但是随后股价又接连下跌,持续徘徊在1元附近。
2020年1月22日晚间,ST锐电发布2019年业绩预减公告,预计盈利2323万元到3484万元,同比减少81.13%到87.42%,原因是上年同期公司取得非经常性损益金额较大。
业绩预减进一步加剧了ST锐电股价向下震荡。在3月16日,ST锐电收盘价为0.99元/股,低于1元。
ST锐电的上市地位不保,而从行业大背景来看,随着平价上网推进和补贴退坡,主机商将迎来新一轮洗牌,对装机量小、市场份额小的ST锐电来说,未来成长空间也有限。
此前,国家发改委发布了《配资公司 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对陆上和海上风电的电价及补贴期限提出了新的要求。2020 年底是陆上风电补贴的最后期限,行业年内将进行最后一轮补贴抢装。
认为,长期来看,市场现状将反映出风电在绝大多数市场上已达到商业水平。风电产业正在向更成熟、无补贴的可再生能源产业转型,导致一个高度竞争的市场,并推动行业进一步整合。2023-2024 年大概率是行业发展相对艰苦的时期,若装机量低于18GW,将对主机厂造成打击,行业进行新一轮洗牌。
从风电整机制造企业的角度来看,行业市场集中度较高,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7家整机制造企业累计装机容量超过1000万千瓦,这7家企业市场份额合计达到68%。
而根据公司的2018年年度报告,公司累计装机容量仅为16.52GW,这也是华锐风电无法获得市场认可走向退市的原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

邀请

下一篇:暂无上一篇:暂无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晋江信息社  

© 2015-2020 Powered by 晋江信息社 X1.0

微信扫描

闽发证券股票开户

周口网上炒股

乌鲁木齐股票开户

朔州网上炒股

海通证券

大连财政证券融资融券

配资公司

大连配资公司

邢台炒股开户

闽发证券

广州炒股开户网站

北京邵阳网上炒股

浙江通辽网上炒股

河南证券开户

荆门股票开户

360配资

巴彦淖尔股票开户

驻马店炒股开户

菏泽股票开户

牡丹江股票开户原理